大聲公

「案件」

除咗大家關心嘅疫情之外,或者大家開始忘記香港上年因為反修例而引起嘅社會運動。而當中有唔同嘅案件仍然未處理,好多問題依然未解決。只不過而家大家因為疫情所以好似暫時放低咗,但係不公平不公義嘅事情就不斷發生。如果用大聲公會被控襲警,兼且定罪,咁邊個去調查啲警察?由雨傘到反修例,咁多不公義嘅事件,有幾多真係認真處理過?嗰啲唔係更加應該先要關注?點解會係大聲公?

「定罪」

點解用大聲公講嘢可以被定罪?真係唔知點解用大聲公講嘢可以變成襲警?係咁嘅時勢,大家仲為疫情煩惱嘅時候,竟然有啲咁荒謬嘅事情發生。好多人都會覺得香港係一個有法治嘅地方,但係而家好多嘅案件都俾大家感覺好似選擇性執法。當然唔係質疑法官嘅中立性,不過好多時啲判決真係令人摸不着頭腦。實際上過去近一年,好多不公平嘅事件發生,但係就無被公平對待。

「裁決」

時任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指去年七月七日嘅「九龍大遊行」之後,係旺角警民衝突嘅現場中襲警。當時在場警司高振邦指區諾軒用「大聲公」係佢耳邊喊叫,令佢聽力受損,因此被控兩項襲警罪。案件早前經審訊後,今日係九龍城法院裁決。裁判官梁嘉琪裁決時指,即使區當日行為未有與事主有身體接觸,若其行為令對方憂慮受襲,亦可構成罪行。而當日區諾軒亦有敲打一名警員嘅盾牌,並以「毅進仔」稱呼佢,其說話具針對性,該名警員亦有憂慮受襲,故裁定兩項襲警罪均罪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