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數據

開放數據係可以牽涉到好多層面,而要社會進步就要有效地將開放數據同其他類型嘅數據結合,咁樣就可以發揮到更大嘅經濟效益。政府擁有嘅數據係最應該開放俾公眾去使用,因為大環境嘅數據係好難去靠企業或者大眾去收集。好多數據例如醫療,交通,房屋,教育等等,其實都係好有用。至於係應用層面方面就好視乎分析數據嘅目的。不過最重要嘅就當然係開放咗啲數據出嚟先啦!

有無獎

又到咗一年一度嘅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而對於近年有獎項嘅問題同爭議,希望今年再唔好發生。作為一個個認受性甚高嘅獎項,如果因為某啲問題令到認受性下降,最終損失嘅係比賽主辦單位嘅聲譽同香港獎項係國際嘅認受性。所以如果今年就發生往年嘅事件,到最後個比賽嘅意義就會慢慢失去。變相有無獎項都唔緊要。其實係外國都有類似嘅問題,希望我哋香港嘅獎唔會淪落到絲毫不直嘅地步!

談種票

其實係世界國地嘅選舉入面,或多或少都有種票嘅情況。為咗達到目的,為求當選,真係乜嘢方法都會用,而大部份都係同利益,金錢有關。當然最直接嘅就係賄賂啦。不過好多地方嘅法例為咗保障有個公平公正嘅選舉,所以任何選舉舞弊都屬於違法。係香港亦都唔例外,只不過有時真係無佢哋辦法,因為真係無辦法去舉證。所以有時明知有種票嘅情況,但係真係就無從入手。

被裁員

基本上絕大部份嘅人都會有被裁員嘅機會,因為無一間公司無一份工係可以打一世!當然以前啲工真係有可能打足一世,但係依家嘅環境好唔同,經濟唔好真係隨時俾人裁員。當然年紀亦都係一個好緊要嘅因素,因為經驗多就等於人工高,好多公司都會由高成本低效益嘅地方著手。所以好多時都會聽到啲人話人到中年,俾人裁員嘅機會就越來越高!有時要再搵返份工真係會有啲難度。

莫議員

今屆嘅立法會選舉真係好緊張,而當然我最關心嘅係莫乃光可唔可以連任。因為之前無啦啦多咗好多選民加入嚟個界別,而且係投票嘅前夕不斷俾人抹黑。當然自己可以做嘅嘢唔係太多,最多都係叫啲人去投票。今次唔單止係捍衛業界,而且為咗香港嘅將來。所以無論如何都唔希望失去一個咁盡責嘅議員係立法會為我哋業界同香港人發聲!

 
  • 儀錶板儀錶板嘅作用係將有用嘅數據呈現出嚟。有好多公司會用嚟監測日常業務,而要有效利用儀錶板首先就要定義佢嘅目的。就好似天文數據一樣,大家都想知道當日最高與最低嘅溫度。嚟個係一個實例,不過要有效咁決定呈現乜嘢數據,最緊要知道數據背後嘅意義同目的。如果儀錶板上面呈現一啲對工作毫無價值嘅數字,咁儀錶板就失去佢嘅意義。
  • 被監控數據係一面雙刃刀,如果用得其所係可以改變世界,但係亦都可以好恐怖。科技嘅發展將大部份嘅設施電子化同網絡化,因此從中可以取得大量嘅數據。如果再加上人工識別功能嘅話,基本上無時無刻你都會被監控。當然咁樣係會觸發私問題,只不過即使你住係一個荒島,其實某程度上都有機會俾人搵到。如果唔想俾人搵到嘅話,分分鐘真係要搵個地下深淵先至得。
  • 新聞業相信傳統新聞業俾人一個感覺就係一個好快俾人淘汰嘅行業,由其依家嚟個世代新聞嘅價值係啲乜,值幾多錢?而家個個都可以拎住部手機上網睇新聞,傳統報紙嘅價值變得越嚟越唔值錢。咁係唔係代表新聞無價值?當然並非如此,只不過要轉型,用一個唔同嘅方法再去令到新聞有返佢應有嘅價值。與此同時要改變大眾嘅消費新聞嘅模式,因為新聞係有價值而唔係免費!
  • 十年了不經不覺已經離開咗大公司十年。究竟自己用咗十年做咗啲乜?如果問心當然理想與現實不相符。有無浪費咗十年?其實又真係好難去量度。十年入面有無成長?或多或少都有啲,當然相比之下的確問慢咗好多!其實過去十年每年都總係有啲嘢發生,忙忙碌碌咁又過一年。自己俾自己嘅期限亦都所剩無幾,雖然人生好難計算,只係又到咗人生交叉點嘅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