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數呀

「找數」

今日本來想寫「香港電視」,但係噚晚睇返一幕又一幕令人憤怒嘅畫面。「雨傘運動」已經過咗一個月,個個嘅焦點一路放咗係所謂嘅「佔中」。其實對嚟個 Term 極為不滿!佔乜中呀?唔該找數先啦。唔好諗住我哋唔記得你出動防暴警察,向平民放咗「八十七」枚催淚彈,七個暗角打人嘅警察,收咗勁多錢唔俾稅,扁低你口中對經濟無供獻嘅人,等等。真係數之不盡啊!

夜難眠

「深夜」

超過兩星期,我相信真正「光明磊落」嘅香港人都有可能未必瞓唔着!每晚好驚第二朝瞓醒嘅時候,我出生,長大嘅香港,會被黑暗吞噬。以前我會為自己係一個香港人為榮,但係今日嘅香港令我覺得可悲。一個「法治社會」竟然變得如此慌謬,一個「言而無信」嘅政府不斷扭曲事實,一個「除暴安良」嘅警隊變咗暴徒。幾時開始我哋嘅香港邊得如此黑暗。

言無信

「無言」

個政府係過去個十幾日不斷打「輿論戰」,係咁用唔同嘅數據去話俾大家聽嗰班集會人士對個社會有啲嘜嘢負面影響,真係佩服!我真係想睇吓有冇啲 Historical Data 或者 Open Data 可以拎嚟做分析,比較吓冇集會嘅時候係點。不過點都好,我都未必信佢哋啲數據,因為都唔知點收集返嚟!

 
  • 儀錶板儀錶板嘅作用係將有用嘅數據呈現出嚟。有好多公司會用嚟監測日常業務,而要有效利用儀錶板首先就要定義佢嘅目的。就好似天文數據一樣,大家都想知道當日最高與最低嘅溫度。嚟個係一個實例,不過要有效咁決定呈現乜嘢數據,最緊要知道數據背後嘅意義同目的。如果儀錶板上面呈現一啲對工作毫無價值嘅數字,咁儀錶板就失去佢嘅意義。
  • 被監控數據係一面雙刃刀,如果用得其所係可以改變世界,但係亦都可以好恐怖。科技嘅發展將大部份嘅設施電子化同網絡化,因此從中可以取得大量嘅數據。如果再加上人工識別功能嘅話,基本上無時無刻你都會被監控。當然咁樣係會觸發私問題,只不過即使你住係一個荒島,其實某程度上都有機會俾人搵到。如果唔想俾人搵到嘅話,分分鐘真係要搵個地下深淵先至得。
  • 新聞業相信傳統新聞業俾人一個感覺就係一個好快俾人淘汰嘅行業,由其依家嚟個世代新聞嘅價值係啲乜,值幾多錢?而家個個都可以拎住部手機上網睇新聞,傳統報紙嘅價值變得越嚟越唔值錢。咁係唔係代表新聞無價值?當然並非如此,只不過要轉型,用一個唔同嘅方法再去令到新聞有返佢應有嘅價值。與此同時要改變大眾嘅消費新聞嘅模式,因為新聞係有價值而唔係免費!
  • 十年了不經不覺已經離開咗大公司十年。究竟自己用咗十年做咗啲乜?如果問心當然理想與現實不相符。有無浪費咗十年?其實又真係好難去量度。十年入面有無成長?或多或少都有啲,當然相比之下的確問慢咗好多!其實過去十年每年都總係有啲嘢發生,忙忙碌碌咁又過一年。自己俾自己嘅期限亦都所剩無幾,雖然人生好難計算,只係又到咗人生交叉點嘅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