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支柱

「三支」

係好幾年前其實已經有咁嘅諗法就係我理想嘅公司架構係應該點,而我一直都認為係有三個部份。而家公司所有嘅工作係提供數據分析服務同諮詢嘅工作,而嚟一部份係最關鍵嘅一個部份。而第二樣嘢就係培訓,因為要推動數碼分析,其實培訓係好重要,因為要教育市場唔係一兩日嘅事情,所以一直透過其他渠道去實踐嚟樣嘢。最後就係產品,亦都係我最後先做嘅嘢,因為風險大高!

守業難

「風險」

最近見到大大小小嘅文章或報導都係到講咁次嘅社會運動影響香港經濟,甚至乎有啲小商舖話生意大跌同面臨執笠。事實上,無影響就真係呃你嘅。但係做生意唔係都係咁嘅咩?係有風險同起起跌跌㗎啦!唔通一定順風順水嘅咩?如果連做少幾日或幾個月生意而令到你執笠,咁你真係要認真諗吓應唔應該做生意或者有乜嘢可以解決面前危機。齋抱怨係幫唔到你,因為經唔起風浪嘅生意遲早都會執。除非你玩短炒同潮流嘢,唔係一定唔長久。

 
  • 儀錶板儀錶板嘅作用係將有用嘅數據呈現出嚟。有好多公司會用嚟監測日常業務,而要有效利用儀錶板首先就要定義佢嘅目的。就好似天文數據一樣,大家都想知道當日最高與最低嘅溫度。嚟個係一個實例,不過要有效咁決定呈現乜嘢數據,最緊要知道數據背後嘅意義同目的。如果儀錶板上面呈現一啲對工作毫無價值嘅數字,咁儀錶板就失去佢嘅意義。
  • 被監控數據係一面雙刃刀,如果用得其所係可以改變世界,但係亦都可以好恐怖。科技嘅發展將大部份嘅設施電子化同網絡化,因此從中可以取得大量嘅數據。如果再加上人工識別功能嘅話,基本上無時無刻你都會被監控。當然咁樣係會觸發私問題,只不過即使你住係一個荒島,其實某程度上都有機會俾人搵到。如果唔想俾人搵到嘅話,分分鐘真係要搵個地下深淵先至得。
  • 新聞業相信傳統新聞業俾人一個感覺就係一個好快俾人淘汰嘅行業,由其依家嚟個世代新聞嘅價值係啲乜,值幾多錢?而家個個都可以拎住部手機上網睇新聞,傳統報紙嘅價值變得越嚟越唔值錢。咁係唔係代表新聞無價值?當然並非如此,只不過要轉型,用一個唔同嘅方法再去令到新聞有返佢應有嘅價值。與此同時要改變大眾嘅消費新聞嘅模式,因為新聞係有價值而唔係免費!
  • 十年了不經不覺已經離開咗大公司十年。究竟自己用咗十年做咗啲乜?如果問心當然理想與現實不相符。有無浪費咗十年?其實又真係好難去量度。十年入面有無成長?或多或少都有啲,當然相比之下的確問慢咗好多!其實過去十年每年都總係有啲嘢發生,忙忙碌碌咁又過一年。自己俾自己嘅期限亦都所剩無幾,雖然人生好難計算,只係又到咗人生交叉點嘅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