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新聞

《頭條日報》於八月二十日以頭條報道,引用消息指教協與多個資訊科技組織達成協議,將教協嘅一千五百名會員轉移成為資訊科技界選民。而選舉事務處提供嘅官方數字,對比二零一二年選民登記冊,選民登記冊上由教育界轉投資訊科技界嘅選民只有七十二名。只不過今日同昨日,《頭條日報》仍然堅持指有一千五百名教育界選民轉至資訊科技界。真係以為重點要講三次!

吳亮星

「議員」

一個立法會議員嘅言論可以有幾膚淺?你睇吓「吳亮星」就知啦,真係一個完美示範!佢每次所講所做嘅嘢都只會令你爆粗。由新界東北撥款,鉛水延年益壽論,五位失蹤人士偷渡返大陸去嫖妓。嚟啲咁嘅處事手法同言論係一個立法會議員應有嘅質素嗎?當然係立法會入面仲有好幾個議員都不時發表佢哋嘅偉論,只不過吳亮星真係膚淺到無人有,竟然將一啲未經證實嘅傳言當成事實。

 
  • 儀錶板儀錶板嘅作用係將有用嘅數據呈現出嚟。有好多公司會用嚟監測日常業務,而要有效利用儀錶板首先就要定義佢嘅目的。就好似天文數據一樣,大家都想知道當日最高與最低嘅溫度。嚟個係一個實例,不過要有效咁決定呈現乜嘢數據,最緊要知道數據背後嘅意義同目的。如果儀錶板上面呈現一啲對工作毫無價值嘅數字,咁儀錶板就失去佢嘅意義。
  • 被監控數據係一面雙刃刀,如果用得其所係可以改變世界,但係亦都可以好恐怖。科技嘅發展將大部份嘅設施電子化同網絡化,因此從中可以取得大量嘅數據。如果再加上人工識別功能嘅話,基本上無時無刻你都會被監控。當然咁樣係會觸發私問題,只不過即使你住係一個荒島,其實某程度上都有機會俾人搵到。如果唔想俾人搵到嘅話,分分鐘真係要搵個地下深淵先至得。
  • 新聞業相信傳統新聞業俾人一個感覺就係一個好快俾人淘汰嘅行業,由其依家嚟個世代新聞嘅價值係啲乜,值幾多錢?而家個個都可以拎住部手機上網睇新聞,傳統報紙嘅價值變得越嚟越唔值錢。咁係唔係代表新聞無價值?當然並非如此,只不過要轉型,用一個唔同嘅方法再去令到新聞有返佢應有嘅價值。與此同時要改變大眾嘅消費新聞嘅模式,因為新聞係有價值而唔係免費!
  • 十年了不經不覺已經離開咗大公司十年。究竟自己用咗十年做咗啲乜?如果問心當然理想與現實不相符。有無浪費咗十年?其實又真係好難去量度。十年入面有無成長?或多或少都有啲,當然相比之下的確問慢咗好多!其實過去十年每年都總係有啲嘢發生,忙忙碌碌咁又過一年。自己俾自己嘅期限亦都所剩無幾,雖然人生好難計算,只係又到咗人生交叉點嘅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