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感受」100

「凡高」

「點解」

928,嗰日係我妹妹會生日,當日我們一家到了長洲行順便食埋飯,但我和我女朋友一樣,心在金鐘。直到六時左右放第一個催淚彈,我女朋友哭了出來 。到出返香港時就即刻殺落中環,當見到警察攞住長槍,我兩個更加嬲。點解要放催淚彈、點解要出埋槍!其實我地一直都支持佔中,但去到呢一刻,我地比之前更加支持。之前都已經有太多不公義,我好驚香港好似大陸咁變到殺人如麻,所以一定要行出來。

「感受」

雖然親身感受過催淚彈的滋味,但令我更催淚的係兩傘廣場入面,原來香港人係可以咁無私既,無論老中青少,大家都只有同一個目標,「我要真普選」。我地d大人成日講,而家d細路唔識諗;但我想問,呢班咁唔識諗既年青人為香港人作出咁大既付出時,我地呢d所謂大人做緊咩呢?運動去到中場休息啦,要反思既究竟係大人定細路呢?政府一次又一次咁欺騙香港市民,對住個咁既政府,97後其實都冇寄予厚望,但呢兩個月所發生既,我真係對個政府絕望,在一次話比自己聽,我冇辦法亦冇藉口唔行出來。

「期望」

雨傘革命,清得到個場,清唔到人心!冇錯我認同,但香港人始終都係太善忘,所以我曾經都有同學聯提過,往後既不合作運動,一定要係可持續性的。香港既政黨,同人口問題一樣,其實已經嚴重老化,期望會有一班年青人出來,組織政黨,帶領香港人衝出呢個不公義既政府。不竟要對抗一個咁極權既政府,唔係一朝一夕可以,香港既未來真係要靠呢班年青人。好多人亦講社會已經嚴重分裂,呢層我都覺得係,但我唔認為要用好長時間去復原,因為我始終覺得香港人真係好叻,復原能力亦好快;相反我覺得經過今次雨傘革命後,香港人更加懂得點樣互信共存。最後,希望係我有生之年可以見到香港有真普選,我今年40歲,希望唔咁諗唔會太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