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感受」027

「灣路上的人」

「點解」

事情發生之前,我對「佔領中環」這個概念並不太接受,主要不是我不認同爭取普選,而是不覺得這種公民抗命的方式可以動搖極權中共的決定。而直到這篇文章完成的一刻,我這種悲觀的感覺並沒有消散,甚至更加強烈。自己身在一間受自由行不少恩惠的國際大企業,不能盡情談政治大概是一點必需的犠性,更不要說甚麼勇敢去拋開一切去參與佔領。我十分支持並尊重每一位參與的人,因為為了一個我們應得的權利,他們義無反顧的付出,甚至是一個看此不可能的抗爭方法。

「感受」

一個佔領事件,令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受到嚴峻的挑戰,不同的意見相左、年度的鴻溝和互相的猜疑,徹徹底底被表面化。對於我們支持佔領,希望爭取民主和為社會帶來改變的人來說,怎樣讓一些相對願意了解我們的人明白我們的理念,和讓我們的反對者減到對我們的成見,實在是一個艱巨的挑戰。我實在被抗爭者感動了。大家守望相助,物資源源不絕的送來,甚至有很有系統的管理。我絕對覺得參與抗爭的年青人們,組織力和效率比起現今的政府實在好得太多。世界上哪有地方,一邊有激烈的抗爭,但又沒有店鋪受到破壞?

「期望」

個人認為,行動至今的確留下了不少感動的時刻,但至今已經到了樽頸位,需要一點改變。我們爭取了不少沉默的人的發聲,爭取了甚至是海外香港人及國際輿論的欣賞及關注,可是我們實在欠了下一步。但日子久了,矛盾日多,沒有組織支援和有效應對社會上其他人事的質疑,再加上還未有太具體的長遠抗爭計劃,會令這次本應是轟轟烈烈的抗爭步向慢性死亡。自己曾經在傳媒機構做過,知道面對公眾,爭取認同的重要性,請各位參與的人士放下成見,好好組織一下下一步行動。我唔係要乜乜乜,我要真普選!

「還有」

抗爭者優秀的示範,甚至連自己在南韓的同事都感到佩服,並且以自己國家當年的光洲流血事件勉勵我們要堅持。當年的流血事件,一直堅持了近三十年之後得到平反,南韓的人民也可以自己選總統。縱使同事自己也說南韓人現在也不滿意自己選的總統,但至少他們都爭取了自己應有的選擇權,而這幾年的經濟發展,也側面證明了一個有效管治、一個有認受性的政府,絕對是可以有助國家各方面包括經濟的發展。最令我感動的是,以上所有的對話全部都是在辦公時間發生,而且南韓的同事也是那種準時下班的人,她竟然會在自己寶貴辦公時間對我們的抗爭作出鼓勵,這種「外國勢力」的支持能不感動嗎?(雖然我自問受之有愧)

(Visited 2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