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感受」006

「吳廣明」

「點解」

九月二十六日晚上,因為我覺得,班中學生罷課到政總的人數達到過千,證明了,年輕一代知道真普選的重要,作為成年人怎可以置身於事外呢?那天晚上,我留守在政總,親眼看到黃之鋒被多名警員抬走,糊椒噴霧就在我面前發射,幸而我離得較遠。留守到半夜兩點,大家都僵著於一個環境,就是我們這些老人家沒有衝入政總門前,就坐於停車場外聲援,而人數還未多。

「感受」

一些曾經和我共事的舊同事,大部份都是反對佔領行動,每日都收到一些指責,起初只是一些指罵,到後來變成詛咒,惡毒的言論也出現,當時,真的很難過,也來一個檢討,我是不是做錯了呢?而一些支持佔中的舊同事,也很堅強的表達自的見解,看來,也錯不了多少。

最惡毒的一句就是:『吳Sir,真係枉你做左三十幾年懲教署,你支持呢班廢青(學生),係唔係腦中風,痴肯左線呀』。這段說話,一直都留在我的腦海裡,證明了我沒有腦中風,而這位舊同事,算是我前下屬,以前工作時,和我的感情非常之好。最後,為怕他繼續來指罵,移除了。但他們可能忘記左當年他們也是『廢青』的時候,我怎樣教他們做人呢?

「期望」

突然想起一位前上司,潘永康先生,和他在屯門(羈留中心)和他共事時,有一天晚上,大家飯後,回辦公室傾計,傾了很多話題,最重要就是談到一套電視劇的尾段,是萬梓良演的,當時,他是向海步行,並有一句對白,就是我這一生人,什麼都得到,但也有很多的遺憾,做人最重要就係今生無悔。而潘先生就給了我兩個字『無悔』,從那天開始,我對任何事情都不後悔,願意承擔一切後果和責任。對於這段時間的舉動,確實『無悔』,希望孩子們能夠在很多香港人的支持下,得到一個較為完美的結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